“996工作制”只不过是【劫贫济富】的缩影——“马云奇葩言论”随想

★引子

  这次的“996.ICU 事件”闹得很大,连朝廷喉舌都出来发话了。尤其是马淫发表了一些奇葩的言论,把此事的热度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俺正好借此机会,写篇博文抹黑党国。

★写在前面的话

  考虑到本文的某些读者是【新读者】,可能会误解俺的立场。所以在本文开头补充了这一段:
  俺本人支持【资本主义】,并反对【各种形式】的社会主义(尤其是“马列主义”)。
  对马列主义和共产运动的批判,俺已经写过若干博文(如下)
为什么马克思是错的?——全面批判马列主义的知名著作导读
人类自由的三大死敌——谈谈“共产运动、纳粹主义、政教合一”的共性
各种【一元化思维】的谬误——从“星座理论”到“共产主义社会”
影评:《苏维埃往事》——帮你看清苏联和纳粹的共同本质
苏联是如何被慢慢勒死的?——聊聊冷战中美国的遏制战略
最“纯正”的共产主义政权——红色高棉简史
面对共产党——民国人文大师的众生相

★“共同奋斗”的口号,大部分情况是【忽悠和洗脑】

  相当比例的资本家都喜欢用“共同奋斗”(或诸如此类)的口号来激励员工。这个口号相当于古典小说中常见的“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”。
  问题在于:当企业将来做大做强之后,到了“共富贵”的时候,到了需要“分蛋糕”的时候,老板是否愿意跟底下的员工一起分蛋糕,这里面就存在很大的变数。说得夸张一点,这全在老板的【一念之间】。
  大部分资本家(黑心资本家)从一开始就【没打算】跟员工“共富贵”,只有极少数良心资本家愿意跟下面的员工一起分蛋糕。但不管是“黑心资本家”还是“良心资本家”,一开始都会喊出“共同奋斗”(或诸如此类)的口号。
  有鉴于此,“共同奋斗”(或诸如此类)的口号,具有很大欺骗性——毕竟,良心资本家本来就是少数(具体到咱们天朝,更加是少数)。

  所以,【老板的人品】比“口号”更重要;而绝大部分人恰恰在【理解人性】方面非常【幼稚】,总是把“黑心企业家”当成好人。
  另一个难点在于——就算你能非常准确地判断自己的老板是良心资本家,依然存在【其它变数】——
比如说,当企业做大之后,由于资本运作(或诸如此类的原因),原先的创始老板,其话语权会下降,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可能改变。新老板未必会兑现旧老板的承诺。

  综上所述,
  所有这些“共同奋斗”之类的口号,你听听就算了,不要太当真。【千万不要】把自己未来的希望寄托在这种非常飘渺的东西之上。
  俺在博文和博客评论区经常唠叨的观点是:
最可靠的东西是你自己的能力(尤其是你的核心竞争力)

★为啥“996制度”变得更加普遍?

  (为了打字省力,本文后续部分以“996”一词指代各种“【常态化】的加班制度”)
  20多年前,当俺以程序猿的身份刚开始工作时,像996这么变态的工作制,还很少听说;而如今,不要说996,连997都有公司在推行了。
  很显然,这类变态的加班制度,正变得越来越普遍。

◇劳动力成本上升

  为啥 996 越来越普遍?这里面当然有很多原因。本着“长期抹黑党国”的写作习惯,俺今天只谈其中一个原因,那就是——企业的【劳动力成本】在显著上升,而劳动力成本中,【社保成本】又是其中的主要影响因素。最近这些年,天朝的社保费率一直是【超高】滴!
  为了强调这点,特地引用官方喉舌“中国新闻网”的报道——《发改委:中国社保费率超美日 应降五险一金减负 @ 中新网》(以下是部分内容摘录,粗体是俺标注滴)

国家发改委网站公布了来自该委社会发展研究所的研究报告,称当前我国企业职工五项社保总费率为企业职工工资总额的 39.25%
……
目前各地 10% 到 24% 的住房公积金缴费,我国“五险一金”的名义费率已经达到 60% 左右

  从上述报道可以看出——连朝廷自己的喉舌,都不得不承认——【社保成本超高】。

◇“996工作制”是资方的应对措施之一

  资本家通常不会太傻(太傻的资本家会很快被淘汰),所以他们想出了若干招数来应对劳动力成本上升。
  对于【体力密集型】的行业(比如某些制造业),可以用“工业自动化”来应对“劳动力成本上升”。但对于【脑力密集型】的行业(比如软件业),【暂时没有】成熟的工业自动化来实现“对人的替代”。所以,资方必须采用其它招数。
  其中一个招数就是——【大幅延长】劳动时间。在员工人数【不变】的情况下,增加每个员工的工时,社保成本【没有】变,但劳动产出增加了。
  就算对加班的时间支付“加班费”,增加的劳动产出,还是会显著大于加班费(【净收益】大于零)。有些更加黑心的企业,连加班费也不给,那么【净收益】就更加显著了。

◇为啥社保成本持续上升?

  那么,为啥朝廷要让企业缴纳如此高比例的社保捏?原因同样有很多,本着抹黑朝廷的目的,俺只谈其中两个原因:
  其一,公务员队伍
  天朝有非常庞大的公务员队伍。关于这点,是有目共睹滴。前几年网上流传一篇文章,列举【县一级】的政府机构,竟然有【100多个】。单从这点就可以看出——公务员队伍有多么庞大了。
  另外分享一篇文章:《公务员一辈子不缴社保,退休金却拿最高 @ 凤凰网》。
  一方面是公务员队伍庞大,另一方面是公务员不缴纳社保。朝廷当然要从私营企业(包括外企)的身上进行搜刮啦。
  其二,人口结构
  说到人口红利耗尽,最近几年已经非常明显了(不但新生人口暴跌,劳动力人口也暴跌)。当然啦,这要归功于朝廷那个傻逼的计生政策。这个政策不但傻逼,而且还坚持不懈地搞了40年。

★“996工作制”如何影响你自己的职业生涯?

  “996工作制”对个人的影响,包括如下几个方面:

◇压缩了员工的业余时间——因此也就减少了你的自学【时间】

  大多数人都知道——加班意味着业余时间减少。业余时间减少也就意味着:你更加没有时间去自学,去提升自己的能力。
  如果你的能力得不到提升,你在人力市场上的【议价能力/谈判筹码】也就得不到提升。然后你就不得不继续接受这种变态的工作时间。
  俺把这称之为【996怪圈】——它是一个恶性循环(恶性正反馈),你陷入其中,并越来越无法自拔。

◇消耗了员工在业余时间的【自控力】——因此也就减少了你的自学【动力】

  关于“自控力”这个词汇,容易产生歧义。为了避免理解上的出入,建议你先看上个月(2019年3月)的博文:
为什么独立思考这么难?——谈谈心理学的成因,并分享俺的经验》。
  首先,大部分人的工作都【不是】自己的兴趣所在。
  其次,超长的工作时间,使得你必须长时间面对自己不感兴趣的工作内容,所以你必须动用“自控力”以完成自己的工作。
  最后,当你忙碌了一天,终于回家的时候,很可能你的自控力已消耗殆尽
  结论就是:如果你的工作不是你的兴趣所在,长时间加班之后,回到家里,你很难再有动力去学习其它新技能。
  超长加班导致的【自控力损耗】,同样会让你处于(俺前面提到的)【996怪圈】。

◇对【健康】的负面影响

  (这方面的弊端,人所共知,俺就不展开啦)

◇对【家庭生活】的负面影响

  (这方面的弊端,人所共知,俺就不展开啦)

◇如何跳出996的怪圈?

  看完前面几个小节,肯定会有读者问这个问题。
  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会比较长,不适合放在这里展开。如果有很多人对此话题感兴趣,可以到博客评论区反馈,到时候俺再另写一篇博文。

★“996工作制”【不】仅仅出现在软件行业

  (再次强调:本文所说的“996”泛指各种“【常态化】的加班制度”)
  这次的“996.ICU 事件”,创建于 Github 的项目,2周左右获得【20万】的 star(请注意:只有 Github 帐号才能点赞)
  考虑到“Github 帐号”的用户,大部分是程序员,这至少说明——在软件开发行业,996 已经非常普遍了。
  但如果你以为:996工作制只在软件行业才有,那你就犯了【幸存者偏见】的思维谬误(关于这种思维谬误,参见博文《思维的误区:幸存者偏见——顺便推荐巴菲特最著名的演讲》)
  这次的事件能闹大,全仰仗 Github 这个开源平台。由于这个平台在全球是独一无二滴(墙内的没有同等的替代品),天朝程序员自然也大量使用它。因此,Github 上有很多天朝的程序员用户。而且 Github 位于【墙外】,不受真理部的管辖(朝廷拿它没办法)。
  相比之下,其它行业虽然也存在类似996的现象,但是其它行业缺少像 Github 这样的平台,所以很多【不满的意见】,无法集中表达,无法成为热点事件,也就无法被各国媒体报道。

★“996工作制”如何影响天朝的人力资源市场?

◇除了“供给和需求”,【博弈】也会影响商品的价格

  早期的经济学理论认为:“价格”完全是由“供给和需求”决定滴。到了20世纪,超级跨界大牛冯·诺依曼与另一个经济学家合写了一篇划时代的论文,指出了【博弈论】对经济学的重要性。关于这事儿,俺在博文《为什么马克思是错的?——全面批判马列主义的知名著作导读》一文中也有提及。
  也就是说,不光是商品的“供应量和消费量”会影响商品的价格,供应方和需求方的【博弈】,也会影响商品的价格。
  下面俺来介绍一下:“996工作制”作为【资方】的博弈工具,是如何影响人力资源价格滴。

◇“996工作制”成为【资方】的博弈工具

  下面以 IT 行业为例来说明。
  由于超长加班已经成为行业常态,每个程序员的【工作时间】增加了,每个人的【产出】当然也增加了。于是,同样的工作量,只需要【更少】的人就可以完成。
  也就是说,同一个公司,如果公司本身的业务没有显著变化,延长每个员工的劳动时间,公司老板对人员数量的需求就【减少】了,所以,资本家就获得了【更强】的议价能力。这至少体现如下几方面:
  其一,对企业内的员工
  由于需求的人数降低了,资方可以拿【裁员】进行威胁(当然啦,不会说得这么难听,会美其名曰“末位淘汰”)。从而进一步迫使员工付出更多劳动(比如更长的加班),并进一步减少成本(比如取消加班工资)
  其二,对人力市场上的应聘者
  资方可以进一步压价(尤其是针对刚毕业的新手)
  其三,正反馈
  只要某个行业中的【标志性企业】都这么干(比如“腾讯、阿里、百度、华为”就是软件行业的标杆),同一行业的其它小公司肯定纷纷效仿(这么好的赚钱机会,资本家又不傻,当然不会错过)。如此一来,就形成了某种【正反馈】。

  综上所述,996之类的工作制越是普及,则行业的【平均工资】水平会被压低。
  当然啦,“平均工资”这个说法【不能】一概而论。考虑到每一个行业中的岗位,都会有【高/低】之分。俺的观点是:层次越【低】的岗位,越容易受到996工作制的影响,并导致这类岗位的平均薪资水平被压低
  因为越低层次的岗位,其劳动者的【议价能力】也越低。

◇平均工资到底是上升还是下降?

  这个问题肯定是有争议滴。
  由于篇幅的关系,俺不想在这里展开详细讨论,只提几个要点,供参考:
  其一,
  前面的讨论有一个前提【公司业务没变化】。在这个前提下,如果延长每个员工的劳动时间,则资方对“员工人数”的需求就会下降。
  而实际情况是,由于天朝作为【世界工厂】,很多行业的【业务总量】是在增长滴。所以,就要判断“行业的业务增幅”与“行业的工时增幅”哪个更大。如果“业务的增幅”更大,资方对人员数量的需求不但没降低,反而会增加。这种情况下,该行业的平均工资可能会上升;反之,则可能会下降。
  但是,不管业务的情况如何变化,【增加平均工时】之后,资方的【利润率】显然是变大滴。
  其二,
  在讨论“平均工资”的时候,要参考【通胀因素】,否则没有意义。

★为啥有很多知名企业家力挺马淫?

  自从马淫发表了那个奇葩言论(能够996是员工的福报),已经引发广泛批评,但是有很多企业家跳出来支持马淫。
  很多人的解读是:屁股决定脑袋,企业家当然是站在资方的立场进行思考。
  俺觉得以上只是一个方面,另一个方面是:
  这次的“996.ICU 事件”闹得很大,连很多知名外媒都报道了。这有点出乎资方的意料。考虑到舆论的压力很大,资方代表作人物必须站出来力挺996之类的工作制(表面上是力挺马云,实质上是要维护996制度)。
  如果资方能安然渡过这次的大风波,今后就算有人再闹,充其量也不过如此。那么,996之类的工作制,将成为各行业的潜规则,【黑心】资本家又多了一个利器。

★再来谈谈【工会 & 工运】的问题

  既然聊到“996工作制”,当然也要顺便谈谈“工会和工运”。
  在咱们天朝,每一个城市(具体到每一个县和镇),都有【官方的】工会。但所有这些“官方工会”全都是【扯蛋】滴——你千万不要指望官方的工会能帮你维权。
  在咱们天朝,各级衙门都讨厌维权。因为任何一个地方出现维权事件,也就意味着这个地方的衙门出了问题。所以,天朝所有的维权事件,都必然会被【打压】。
  5年前(2014),俺写了一篇博文《被判“谋反罪”的都是哪些人?——“危害国家安全罪”出笼20年随想》,里面汇总了【上百个】被判“危害国家安全罪”的民众。很多被判“谋反罪”的人,其实只不过是【维权人士】而已。

  明白了上述道理,你再去看近期发生的“996.ICU 事件”,就能理解很多奇葩的事情,为啥会发生。
  比如说:“996.ICU 项目”刚刚引发热议的时候(4月初),多款国产浏览器(至少包括:QQ浏览器、微信浏览器、UC浏览器、360浏览器)同步屏蔽了这个项目的网址。这么多国产浏览器能够统一协调行动,这说明啥捏?这说明了——背后是真理部的旨意。也就是说,真理部(中宣部)是【不】希望 996.ICU 这个事情闹大滴。因为这个事情闹得越大,有关部门就越没有面子。
  天朝的各级官员更关心自己的面子——因为面子会影响到仕途;至于广大民众的死活,跟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——因为屁民【无法影响】官员的仕途。

★天朝是哪一种资本主义?

  去年俺写了一篇博文《相当奇葩的天朝,【劫贫济富】的国度》,里面提到了:三种“财富分配方式”。今天再来老调重弹一下。
  社会的财富分配方式,大致可以归纳成三种。为了通俗起见,俺分别称之为:

1. 放任自由——政府【不】过多地干预社会财富分配
2. 劫富济贫——政府通过税收之类的方式,把一部分富人的财富转移到穷人手中
3. 劫贫济富——政府通过各种【掠夺】的方式,把一部分穷人的财富转移到富人手中

  如果把这3种财富分配方式去跟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进行关联,那么:

“放任自由” 相当于 “自由资本主义”
“劫富济贫” 相当于 “福利资本主义”
“劫贫济富” 相当于 “权贵资本主义”

(上述这个说法,从政治学理论的角度,肯定是不够严谨滴。考虑到本文只是一篇【通俗性】博文,喜欢较真的同学就不要跟俺抬杠啦)

  从今天对“996工作制”的讨论,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出,天朝就是典型的——【劫贫济富】(这也就是本文标题的由来)。
  俺已经猜到:某些“职业五毛”或“自干五”会为朝廷辩护,他们会辩称:996是资本家的罪过,与政府无关。
  但如果你再回头去看刚才关于“工会 & 工运”的讨论,自然明白——问题的根源还是出在【政治体制】。在如今的天朝,衙门是站【资方】这边滴。
  俺经常说:【天朝是个奇葩的国度】,从今天的讨论也可以看出来:一方面,咱们国家挂的是“马列主义的招牌”;另一方面,咱们国家的剥削远远胜过欧美那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。
  是不是很讽刺啊?!

俺博客上,和本文相关的帖子(需翻墙)
相当奇葩的天朝,【劫贫济富】的国度
为什么马克思是错的?——全面批判马列主义的知名著作导读
人类自由的三大死敌——谈谈“共产运动、纳粹主义、政教合一”的共性
各种【一元化思维】的谬误——从“星座理论”到“共产主义社会”
被判“谋反罪”的都是哪些人?——“危害国家安全罪”出笼20年随想
王健林及万达集团背后的朝廷权贵家族(习、胡、温、贾、王)
习包子露馅——习近平在内的权贵家族如何转移巨额海外资产
中国电婊李小琳的精彩人生(多图)
若政治制度不公平,则经济改革无意义——谈谈天朝这个大赌场
点评中国社会九大阶层——没有公平、难以流动、无法稳定
为什么独立思考这么难?——谈谈心理学的成因,并分享俺的经验
思维的误区:幸存者偏见——顺便推荐巴菲特最著名的演讲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